炭质泥岩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高河菜 > 正文内容

“ta明明做错了,却总不愿意道歉。” | 伴侣不愿认错的100种理由_伤感美文

来源:炭质泥岩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KY作者 / 隋真

  编辑 / KY主创们

  前两天看到一个研究,才发现原来在亲密关系中犯了错,连道歉的时间都有讲究。

  心理学家Amy Ebesu Hubbard (2013)录下了六十对异性恋伴侣争执的过程。在录像中,伴侣们畅谈过去某一方犯下的错误。不同的人道歉的时机不一样,有的犯错者道歉得早一些,而有的犯错者会在沟通进行了一段时间后再道歉。

  结果发现,如果是那种十分钟内就会结束的争论,那么反而晚点道歉才会让对方更满意;如果是那种超过十分钟还无法结束的大争论,那么一定要赶快赶快、抓紧时间道歉了!

  这是因为,能在十分钟内解决的争执,一般问题不大。先聆听受伤伴侣倾诉的痛苦后再道歉,显得犯错者更有诚意,更愿意承受伴侣的怒火。

  但是,如果一场争执在十分钟内无法结束,说明它可能涉及到了深层次的重要议题。此时,如果犯错的人道歉太晚,会让受伤的一方觉得歉意来得太迟、太微不足道。

  相反,早早道歉,会成为一个“跳板”,有助于伴侣们借着道歉,更加心平气和地围绕这个话题聊下去。

  因为,伴侣会及时道歉,说明TA也承认了这个话题对受伤者来说很重要,传递出了“我也很重视”的信息。

  然而,研究很丰满,现实却骨感。

  能及时道歉的人并不多(!!!)我们后台也时常收到留言,抱怨让伴侣说“对不起”实在太难了:

  ——“每次总是我先道歉,然后TA才肯承认自己也有问题。”

  ——“有时你看得出TA表情很抱歉吧,但是就是嘴上不肯认。”

  ——“说别的好话都行,说‘对不起’和要了TA命一样。”

  ……

  但为什么说“对不起”那么难呢?怎样鼓励伴侣说“对不起”?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一个从小学习却并不容易的事:道歉。

  01.

  为什么说对不起那么难?

  《有效道歉》(Effective Apology)的作者John Kador (2009)写道:道歉是一个需要勇气的事,因为道歉者会受到不确定感的折磨。

<齐齐哈尔市专业的癫痫病医院p>  因为原谅与否是受害伴侣的权利,道歉者只能忐忑不安地等待另一方的反馈。能不能从另一半那里得到自己期望的回应,是不受道歉者控制的。

  于是,在这个过程中,双方发生了“力量感”和“羞耻感”的交换。在过去,犯错的伴侣刺伤了你,剥夺了你的力量感;而现在,犯错者放下控制权,用道歉向你寻求原谅。

  犯错者从原本关系里高权力的位置,落到向你恳求的、较低的位置。这会让一些人感到虚弱和不安。

  毕竟如果不道歉,就不用害怕另一半说出“我不原谅”,也不必担心另一半有理由来要求赔偿。“只有你求我道歉,不必我求你原谅。”

  在社会心理学家Goffman(1971)看来,道歉会让犯错者产生自我的分裂感(spl of self)一部分自我会为了自己的过错愧疚;而另一部分自我仍然认可自己过去的行为和价值观。两部分发生了矛盾。

  之所以自我撕扯如此痛苦,是因为价值观的改变威胁到了人们的一项基本动机:维持“价值观完整感”(Value )。它指的是,人们总想维护自己价值观的完好无损、不受污染,人都有一种维持自己的价值观的本能。

  想想古往今来人们为了捍卫自己价值观发起了多少争斗,就不奇怪为什么有些人会为了坚持价值观而不肯道歉。

  研究也证明了,当一个人拒绝道歉时,ta会有更高的价值观完整感,觉得自己更有力,对自己的评价更好 (Okimoto et al., 2013)。

  那么,既然不道歉会让人感觉更好,为什么还要道歉呢?

  02.

  为什么道歉是必要的?

  因为道歉未必能换来原谅,但如果不道歉,那更难被原谅。

  研究发现,道歉能唤起受害方的同理心,更容易宽恕犯了错的人(McCullough et al., 1997)。

  由于犯错者的歉意和谦卑的态度,让受害方不再通过愤怒、苦涩的目光,将犯错者看作一个恶意的存在;而是将犯错者看作是一个普通的、会犯错的人,和其他人一样,和受害者自己一样。

  这触动了受害方,进而原谅了犯错的人。

  回顾之前拒绝道歉的理由,我们不难发现:不道歉是为了自我保护,是因为犯了错的伴侣希望自己看起来更完美、更有力量;但是,用拒绝承认错误伪装起来的强大,反而让受伤害的一方感到愤怒、疏离。

  而与此同时,承认错误会让道歉睡眠型癫怎么治疗者显得有些脆弱,但这份脆弱让我们联结在一起,意识到彼此都是会犯错的普通人。

  03.

  那如何才是一个,

  能够赢得原谅的道歉呢?

  有时伴侣虽然说了对不起,但我们仍隐隐觉得,TA的道歉似乎来得虚情假意或者漫不经心。

  比如有些伴侣可能会用道歉挡住我们的要求:“都说了对不起,为什么你还那么斤斤计较,死抓不放?”

  如果遇到类似情况,意味着犯错的人并没有真正放下防御,去承认自己的错误和责任。这样的道歉往往无法修复关系。

  那么真诚的道歉是什么样的呢?你可能会从中听到以下内容:

  伴侣在道歉时指出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道歉者会承认是TA对你造成了伤害,不会试图撇清关系;或许还会指出自己具体在哪件事/哪些话上犯了错。

  伴侣保证类似的错误不会再犯真诚道歉的伴侣会保证不再重蹈覆辙。此外,还可能会提出怎么避免犯下相同错误的方法。

  伴侣提出/做出赔偿如果伴侣认为自己的错误对你造成很大伤害,会提出补偿,或者询问怎么样能弥补你。

  伴侣表示对关系的在意、对你的在意。伴侣会表现出对你受伤后的状态的担心和在意。

  事实上,诚挚的道歉未必要包含以上所有要素,但它会传达一个核心信息:伴侣希望能抚平、减弱你受到的伤害,并且为造成的伤害感到后悔。

  04.

  最重要的问题来了:

  伴侣犯了错,如何让TA道歉?

  首先,趁伴侣心情好的时候,和TA谈谈这个问题。

  会看到这里的你,想必也希望伴侣犯了错能表达歉意吧?那么,不妨找个合适的时机,和TA聊一聊:为什么你希望TA道歉,道歉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。

  之所以挑TA情绪好的时候谈论,是因为要求道歉往往会被认为是指责。如果伴侣情绪低落或是处于焦虑、愤怒中,TA更有可能会拒绝和你继续沟通。

 肇庆市癫痫病治疗官网 此外,我们建议多用“‘我’做主语的句式”(I-statement)来表达想法,例如“我希望……”、“没有听到对不起,我很难过”等等。

  避免用“你”来开头,如“你为什么不道歉”,因为这更容易让对方感到被指责,激起TA的防御。

  其次,营造出鼓励道歉的氛围。

  在对方道歉后,对方正向的反馈。例如,认真地对待伴侣的道歉,用话语、点头等方式表示你听到了对方的歉意。也可以在原谅伴侣时告诉TA:是因为你收到了道歉,所以做出了这个决定。

  当然,不是我们收到道歉,就必须原谅。不过,即使我们当下无法释怀,仍可以肯定对方道歉的意义,例如告诉伴侣:听到TA的道歉,对你来说很重要;或者听到对方道歉,让你明白TA的重视,等等。

  另外,不要在对方道歉后,采用挖苦、打击、翻旧账的方式作回应。如果道歉得到的只有负面的回应,会打击伴侣做出道歉的积极性。

  最后,以身作则。

  除了要求伴侣道歉外,我们自己也要以身作则,在犯错后承认错误和责任。

  有时,伴侣之所以不愿意道歉,是因为他们并没有从教育和成长经验中,学会怎么道歉;或者他们学到的是关于道歉的负面信息:“如果你道歉,反而可能被攻击。”

  因此,当我们自己做出真诚的道歉时,我们也是在教伴侣“怎么样道歉”、“道歉不会招来灾难的后果”。

  在鼓励伴侣勇敢地说对不起之前,我们自己也要勇敢起来呀。

  以上。

  【今日测试】

  正像很多人说的——“Ta不会道歉,真是太幼稚了”——能够勇敢地道歉是成熟的表现之一。而除此之外,随着年龄逐渐增长,我们还要学会许多与自己、周围的人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。

  可能你对于自己的心理成熟度有些好奇,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做出科学的判断。那么今天,就让KY测评部推出的【心理成熟度评定手册】来帮你鉴定一下。

  通过这个测试,你能够看到自己的心理成熟发展到了哪一个程度。同时还能知道如何在心理成熟的道路上走得更快、更好,成为更加独立、成熟的成年人。快扫描下方,测测你的心理成熟度吧~

  ?长按下图扫码,立即进入测试?

  *点击文末左下角【阅读原文】也可进入测试

  当伤害已经造成治疗癫痫病哈尔滨好的医院,道歉未必能换来原谅。在亲密关系中可能尤其如此:不是所有的伤害,都可以被原谅。

  研究发现,婚姻中当一方更倾向于原谅时,也意味着另一半未来可能继续在身体和心理上攻击对方(McNulty, 2011)。原谅,在一定程度上恰好抹去了加害者不想要承担的后果,削弱了ta们的愧疚和罪恶感,使得伤害更容易再次发生。

  原谅他人,究竟是放过自己还是委屈妥协?除了原谅,我们还能如何走出过往的伤痛?长按识别,后台回复关键词【原谅】,将是否原谅的选择权握回自己手中。

  References:

  Ebesu Hubbard, A. S. , Hen, B. ,Fehrenbach, K. S. , & Sur, J. . (2013). Effects of timing an ofan apology on sat an in negative feelings conflicts.Western Journal of Commun, 77(3), 305-322.

  Goffman, E. (1971). Relations in public.New York: Basic Books

  Kador, J. (2009). Effective apology :mending fences, bu bridges, an trust. San Francisco, CA: Berrett-KoehlerPubl.

  McCullough, M. E.,Sandage, S. J., & Worth Jr, E. L. (1997).To forgive is human: How to put your past in the past. Press.

  Okimoto, T. G., Wenzel, M., & Hedrick,K. (2013). Refusing to apologize can have psychological benefits (and we mea culpa for this research f).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,43(1), 22-31.

  搜索文章/心理测试/招聘/转载

  请戳菜单栏

  

  商务合作请洽

  [email protected] KnowYourself

  All Rights Reserved

  点击阅读原文,成熟起来!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ebhlg.com  炭质泥岩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